崔天凯大使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
2019/10/02

  9月30日,崔天凯大使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早间新闻》栏目主持人英斯基普采访,就中国发展和道路、中美关系、经贸、涉港、涉疆等回答提问,阐述中方立场主张。有关采访于10月1日播出,主要内容如下:

 

  一、关于中国道路和70年发展成就

  英问,过去70年,共产党执政是如何在中国取得成功的?

  崔大使表示,要理解当今中国,首先需要了解中国文明史。五千年文明史,包括孔子及其他圣贤的学说及价值观,造就了当今中国的文化基因。同时我们还应深刻了解中国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来近两个世纪的经历。当引以为傲的古老文明受到外部势力入侵、剥削和压迫时,必然让中华民族受到深刻影响,激发此后100多年来的一代代中国人民奋发图强,努力推进国家现代化和民族复兴,与此同时确保中华文明的核心要素和传统得到传承。

  崔大使说,中国共产党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诞生,并在中国大地上逐步成长。两年后我们将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一百周年。中国共产党生于、长于中国土地,又获取马克思主义思想养分,在此基础上开创了有中国特色的事业。这也意味着中华传统文化始终都在延续。

  崔大使说,人类历史中,人们总在追求更好的生活以及平等、自由、美好的一切,在实现这一目标的过程中,可能会走不同的道路、采取不同的方法、信奉不同的意识形态或哲理。尽管一些国家取得成功,一些国家未能成功,但世界各国人民都有权尝试、探索如何管理自己国家、如何实现现代化及发展经济,如何实现自由与富强。

  对中国来说,我们也曾遭遇过一些挫折,例如文化大革命。但总的看,我们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制度和发展道路,取得了巨大成功。这就是实际情况。过去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由很低的起点逐步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近8亿人摆脱了贫困,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近年来达到近30%。这些成就有力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已经和正在做的事是适合中国的。

  英问,中国只有一个政党,民众的自由是否受限,在当前制度下如何实现民主?

  崔大使表示,我不知道有这种想法的人是否去过中国、在中国呆过一段时间?如果你曾和中国人民交谈过,就会发现无论在城市还是农村,无论是商人、农民还是工人,人们都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自由。举个例子,每年有超过1亿中国人出国旅游,这个数字甚至比很多国家的人口总数都大。

  中美两国有不同的行事包括为政方式。在中国的城市、乡镇和村庄,人们几乎每天都在谈论如何发展自己的城市,讨论每件事该如何去做。我们是从基层开始,自下而上逐步达成越来越广泛的共识,通过这种方式可能比美国社会所能形成的共识更大。

  崔大使还就反腐、修宪等介绍了我原则立场。

  二、关于中美经贸关系

  英问:美方一些人希望通过贸易磋商让中方彻底改变贸易行为方式,中方会这么做吗?

  崔大使表示,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从美国、欧洲以及国际组织那里学了很多规则,我们努力遵守并基于这些规则与其他国家开展合作和竞争。如今这些规则的制定者想要改变玩法,对此我们没有异议,因为规则也应与时俱进。但我们应该让所有国家参与进来就如何制定新规则进行探讨,这样才能平衡照顾各国利益。新规则不能仅由一两个国家说了算,既然是国际规则,就应由世界各国共同制定。

  英问:中方是否将加强对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保护?

  崔大使表示,保护知识产权是中美企业的共同诉求,也应是两国的合作领域之一。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已制定了一整套法律法规,并正努力更有效地执行落实。根据一些在华美国企业协会所做的调查,大多数美企认为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做得比以前更好。当然,任何事情都永远还有改进的余地。更重要的是,中国企业本身对知识产权保护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我们正努力发展创新型经济,为此必须更好地保护知识产权,这也是中国自身想做的事,不仅仅是为了取悦美方。

  英问:如何看待美方对中国企业在美投资设限?来自中国的投资是否会带来中国政治影响力的渗透?

  崔大使表示,尽管美国对中国投资的限制越来越多让很多人感到担忧,但仍有很多中国企业希望来美投资兴业。中方一直要求美方解除对中国投资的限制,因为只有这样才符合中美两国的共同利益。中国企业投资美国能为美国创造就业,何乐而不为?中国的私营企业正在蓬勃发展,国有企业也是遵循市场规律运作的,而不仅仅是听从政府指令。如果有人认为每一分钱的中国对外投资都得到中国政府支持或操纵,那么他们同样应该担心美国政府是否控制了美国企业的海外资金。

  英插话说,你可以有这样的担心,但美中制度不同……,崔大使当即打断,表示中美的确制度不同,但这并不意味着美国的制度就是正确的制度,我们就是错误的。

  英问:美方有人鼓吹中美“脱钩”,认为经济脱钩有利于美国,这符合中国利益吗?

  崔大使表示,“脱钩”不符合任何一个国家的利益。很多美国企业在中国的生意风生水起,你可以问问他们是否想放弃中国这个巨大的、不断增长的市场?这样做不可理喻,也不利于全球经济发展。如果世界上两个最大的经济体试图“脱钩”,将对世界经济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全球经济波动又会反过来对中美产生怎样的影响呢?

  三、关于美对华政策和彼此战略意图

  英问:你对美2020年大选有何分析?是否认为大选结果会给美对华政策带来不同?

  崔大使表示,这是美国大选,是美国内政,作为外国外交官,不希望与此有任何关系。但明年无论是谁执政,中美两国政府都有责任有效和建设性地管控好中美这一重要的双边关系,这也符合两国人民的长远利益。因此,两国政府必须共同努力解决问题、扩大合作、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这是我们对两国人民应负的责任。

  英问,那你是否认为美中两国的战略意图并不像一些人担心地那样存在很大冲突?

  崔大使说,我不想评价美国的战略意图,但中国的战略意图非常简单,那就是我们希望人民能过上更美好的生活。中国无意挑战或试图取代任何其他国家,我们对全球主导地位或霸权也没有兴趣。我不认为这一战略意图会与美国的利益相冲突。中美双方仍缺乏互信,两国都需努力加强对彼此的了解,更好地增进双方相互信任、促进相互包容。

  四、关于涉疆、涉港等问题

  英问:中国政府在新疆采取的安全措施是否针对维吾尔族?

  崔大使表示,我们在新疆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当地民众免受恐怖主义威胁。正如美国政府要保护美国公民,中国政府也需要保护中国人民,这都是正当合法的。中国共有56个民族,地位平等。中方在新疆等地采取的任何安全措施都不针对任何特定民族,而是针对恐怖主义。直到2016年新疆的恐怖主义活动仍很猖獗,那里发生了数千起恐怖袭击,成千上万的无辜民众遇害。一些恐怖分子甚至前往叙利亚等国为ISIS作战,其中一些人还试图回流中国,这种情况在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也有发生。当地民众要求政府采取措施保护他们,这样的呼声越来越高,政府必须做出回应,确保民众安全并能安享生活。

  英问:如何看待香港局势及示威群体诉求,包括普选诉求?

  崔大使表示,香港问题是中国内政,有两件事必须要弄清楚:第一,中国对香港的主权不容挑战。第二,必须止暴制乱。只有秩序得到恢复,才能谈其他问题。我们始终坚持“一国两制”,希望两种制度都能正常运作。但香港一些人在挑战《基本法》,挑战中国对香港的主权,挑战香港现行制度,这是他们的问题所在。

  崔大使并简要介绍了《基本法》对于香港普选问题的规定,表示实际上几年前就有过一项政改方案,以期最终实现普选,但这一方案却遭到反对派否决。

  英追问示威者受到美国民主思想的启发,是否对中国主权构成挑战?

  崔大使表示,十几年前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时,推行民主也是理由之一,比如“大中东民主计划”之类的说法。十多年过去了,后果世人皆知。所谓的“美国民主思想”出口到利比亚、叙利亚、伊拉克等国后,起了什么样的作用,大家都看得很清楚。

  崔大使并应询表示,《基本法》里有明确条款规定,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的职责是防务。如果特区政府提出请求,他们可以协助特区政府恢复秩序或应对自然灾害。专门的《驻军法》对此也有规定。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