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天凯大使出席美国金融服务志愿者组织年会
2018/07/14

 

  2018年7月12日,崔天凯大使应邀出席美国金融服务志愿者组织年会相关活动,就中美经贸关系等问题发表演讲并回答现场提问。金融服务志愿者组织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斯平德勒,美财政部前副部长斯宾苏,前总统克林顿顾问、著名中国问题专家何汉理,花旗银行、高盛公司、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机构人员与会。

  崔大使在演讲中表示,近期美方在经贸问题上连续采取挑衅举动,严重损害了中方利益,也损害了美国自身和世界利益,给全球经济增长和稳定带来巨大风险。美方的行为不得人心,中方不得不作出必要的反制。美方对中方的指责完全违背事实。中国商务部今天早些时候发表声明,全面阐述了中方立场,建议大家查阅。47年前基辛格博士首次秘密访华时,中美贸易往来微乎其微,去年两国双边贸易量接近6000亿美元。这一巨大的增长是经济规律使然,说明中美经贸合作是互利共赢的。中美贸易不平衡有其结构性原因,既包括美国内储蓄率过低、美元充当国际主要储备货币、国际产业分工等因素,也同美方限制对华出口高技术产品和服务密切相关。美方将贸易逆差的责任完全推给中方,既不客观,也不公平。中方正在推进经济结构性改革,向消费驱动和创新驱动转型,向高质量发展迈进,以更好地满足中国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从这个角度讲,中美两国均面临经济结构性改革的重任,应当在相互尊重和信任的基础上开展对话与合作。

  中国始终坚持这一方向,以最大的诚意和耐心推动双方通过对话协商解决分歧。中国领导人多次明确强调,中美两国共同利益远大于分歧,双方应相互尊重、平等相待,通过对话合作解决矛盾和分歧。在这一精神指导下,中方同美方进行了多轮高级别经贸磋商,达成了许多重要共识。但遗憾的是,美方立场反复多变,出尔反尔,主动挑起并升级贸易战。美方缺乏诚意、不讲信用,是当前局势的症结所在。

  我们还需要正视一些根本性的大问题。美国政府去年底发布《国家安全战略报告》和《国防战略报告》,将中国定义为战略竞争对手,近期在经贸问题上对中国搞“极限施压”。我们不禁要问,美方是否准备全面遏制中国?如果这是美方的目标和选择,美方有没有考虑清楚这一选择将给两国乃至世界带来的灾难性后果?另一个问题是,我们应当如何看待当今世界大国关系。有人倾向于聚焦和放大国家间差异。事实上,国与国之间的有些差异长期存在,难以消除。但这样的差异不应影响相互间互利合作,应当求同存异、聚同化异。经济增长、金融稳定、贫富差距、保护主义、恐怖主义、气候变化、传染性疾病等,都是我们面临的全球性课题,都需要我们携手应对。我们应当跳出冷战思维和零和博弈的窠臼,秉持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真正地将彼此当做伙伴而非对手,合作应对挑战,实现共同发展。中方愿同各方一道努力,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作出贡献。

  崔大使并回答现场提问。关于中美竞争关系,崔表示,由于历史文化、经济社会发展的差异,国与国之间出现不同和竞争是自然的。关键是要管控好竞争,通过建设性方式使竞争给两国带来利益,防止竞争演变为零和博弈。对中美这样的大国,最大的竞争是治国理政方面的竞争,看谁能更成功地推动国家发展。这样的竞争应该成为良性竞争,一方做得好,可以给另一方提供更好地经验和借鉴。

  关于全球化的输家和赢家,崔表示,全球化的确会产生不平衡,既表现在国家之间,也表现在一国之内。有人声称美国是全球化的输家,恐怕世界上没有多少人信。美国是此轮全球化的引领者,毫无疑问也是最大的受益者之一。当然,美国内部分地区、部分群体的确面临收入水平下降、生活不如从前的困难。这既有全球化带来的冲击,也在于美国内分配制度出了问题,社会保障政策没有跟上。中国的发展也存在不平衡不充分现象,既有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也有西部不发达地区,中国还有数千万人口生活在贫困线以下。为此,中国政府立足做好自己的事情,决心打赢扶贫攻坚战,推动区域城乡协调发展,最终实现共同富裕。多从国内发展上挖潜力,少从国际贸易失衡上找原因,这恐怕才是应对挑战的正道。

  与会嘉宾多次对崔大使讲话报以热烈掌声,纷纷表示赞同崔大使观点,反对特朗普发起的“贸易战”。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